EN

中證報專訪戴志康:A股長牛格局未改 看好兩大投資機會

 1992年組建中國第一家公募基金公司海南富島基金,1995年開始A股市場的股票投資並取得豐厚獲利,2000年代華麗轉身進軍房地産並在2012年進入福布斯中國富豪榜……曾經是1990年代和2000年代的A股市場上廣爲人知的風雲人物——上海證大集團董事長戴志康,在淡出中國股票市場主流投資視野多年之後,目前正再次回歸到他所熟悉的金融投資事業。而在這一次,在近幾個月已經順利完成多只私募産品籌備發行的戴志康,極爲鮮明地表示,他爲A股市場的長期牛市而來。


日前,戴志康在其位于上海浦東的證大集團總部接受了中國證券報記者的獨家專訪,詳細分享了他對于未來中國資本市場發展、A股市場長期運行前景的看法,以及他本人未來在A股市場上長期看好的投資機會。值得注意的是,在4月下旬以來A股市場出現一輪顯著走軟、不少投資者對于A股長期走勢預期轉向悲觀的背景下,戴志康仍然堅定了其早在今年年初以來就公開發出的樂觀判斷——A股長期慢牛趨勢仍未改變,而今年A股市場在經過一輪春季行情之後,未來還將有“秋季攻勢”。

 

底部很紮實 長期大牛市

 

中國證券報:今年年初以來,您在微博等公開平台上曾經多次發文表示看好A股市場已經觸底成功,並將有望展開一輪長期牛市行情。對于A股市場長期運行趨勢的樂觀判斷,您的主要分析依據主要在哪些方面?

 

戴志康:首先,A股市場2015年以來的運行,原本就應當是與歐美股市大體同步的牛市周期,但宏觀層面股票市場的去配資、商業銀行等金融機構的去杠杆,把股市人爲地壓制下來。因此,今年年初以來A股市場開啓的本輪上漲周期,只是對于2015年牛市行情的恢複。而最近兩三年中國提前進行的宏觀調控和調整,使得市場已進行了非常深的下探。從這個角度上說,A股市場開啓新一輪牛市,底部很紮實、調整也很充分。

進一步從宏觀環境角度來看,A股市場長期走牛的核心依據,主要可以歸結爲兩大方面。第一是中國未來要走上科技興國的發展道路,並在資本市場上戰略性地推出科創板;第二則是資本市場要大力推出的市場化注冊制改革。這兩點,將會共同支撐未來中國股市的大牛行情。另外還需要強調的是,當前高層對于國內資本市場的認識,也是中國資本市場自創立以來從未有過的高度。

 

中國證券報:去年以來,投資者對于中國宏觀經濟和房地産市場的前景有較多擔心,您認爲在A股市場的外部宏觀層面,可能有系統性超預期的風險嗎?

戴志康:過去十幾年,中國每次下行到經濟底部時,往往都要通過投資來拉動,尤其是靠政府投資、基礎設施建設的拉動。但目前基建投資的邊際效用已經相對較弱,地方政府負債規模也已經較大,以往拉動經濟的模式和方法可能已經無法再進行重複。在這種背景下,本輪經濟周期觸底向上,完全可以依靠股市的“投資”拉動。一方面,通過發動民間投資、機構投資者、政府投資等資金,就能夠引導社會資本等各類資源支持大量科技創新型企業的發展,推動實體經濟實現轉型升級、創新驅動;另一方面,股市企穩向上,也將會爲億萬投資者股民帶來財富效應,進而産生更好的消費動力。因此,科創企業的股權投資、股票投資,完全可以拉動新的投資和新的消費,而股市和經濟的關系也會體現爲先有股市見底、然後宏觀經濟在股市見底之後的半年至九個月重新企穩向上,即先有“股市好”才有“經濟好”。而去年以來中國在外部環境方面的壓力,從積極的角度來看,也會激發中國原本就具有的內在創新發展能力。


而對于房地産市場而言,當前國內的房地産資産雖然存在一定泡沫,但未來3年內整體預計都不會出現系統性下跌的風險。這其中主要原因在于,一方面目前宏觀經濟並不在高位,整體仍然處于周期底部;另一方面,目前中國經濟在結構上,還沒有新的能夠替代房地産行業的驅動力量。如果將來有類似科技行業等新的經濟發展支柱,才可能帶來房地産資産價值的重新評估。

 

春季攻勢之後 秋季行情再燃

 

中國證券報:4月中下旬以來,A股市場出現了本輪上漲行情以來的最長一段下跌調整,您目前還堅持對于A股牛市的判斷觀點嗎?

 

戴志康:從2019年以來A股市場的走勢來看,本輪春季行情雖然從交易量的角度來看,算是“比較熱鬧”,但整體走得不算太遠。回過頭來分析,這主要是由于前兩年積壓的籌碼、股權質押的被動減持等抛售壓力,導致市場走強需要更多的時間和交易量來消化。比如由于“去杠杆後遺症”的問題,有些要賣出的股票,只是被動賣出還債。在這樣的背景下,今年A股市場的上漲行情預計整體應當會一波三折,而不是單邊行情那麽簡單。但我還是堅信,今年市場在春季攻勢之後經過充分消化,還將會有秋季行情,A股市場還將繼續長期走牛。


另一方面,今年A股市場的春季行情,基本上是個人、私募基金這些資金爲主,未來行情的進一步驅動一定會來自于大機構資金。比如說,目前商業銀行都已經開始成立了理財子公司,這就是大投行的雛形。從目前銀行業超過30萬億元的理財産品規模來看,這些銀行理財子公司一定會比證券公司還大。雖然目前銀行理財等資金還不能投資股市,但這方面就像曆史上保險機構不能投資股票資産一樣,未來應當會逐步放開。而商業銀行未來可能投資股票市場的資金體量,預計會比保險機構還要大。進一步從宏觀角度來看,目前中國整個金融資産負債表上已經達到幾百萬億元,未來只要有10%甚至是5%的資金能夠投向股市,就能夠大幅推動A股市場的上漲。

 

用“高成長”替代“割韭菜”


中國證券報:近兩年A股市場的機構化和價值投資特征愈發明顯,相對于中國股市在早中期的發展階段,尤其是所謂“韭菜理論”,您認爲目前A股市場與以往有何不同?

 

戴志康:A股市場在以往很長一段時間內,由于大多數上市公司本身缺乏成長性,所以在很大程度上都成爲了“零和交易”。比如說,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內,能夠充分分享中國經濟高成長的許多互聯網和房地産龍頭公司,都是中國股市所不歡迎的企業。而在“主流板塊”缺席的情況下,其他上市公司大量都是籌資纾困、盈利能力不強的邊緣性公司。這就造成了一方面市場缺少增量市值的貢獻,另一方面市場還承接了許多超大體量、發展已經較爲成熟的超大市值企業籌資上市。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美國股市目前的大型藍籌公司,比如微軟、谷歌這些企業,往往都是在很小規模的時候上市,給投資者帶來巨大的高成長投資機會。未來中國股市如果能夠出現許多類似于華爲、阿裏、騰訊這些處于早期成長階段、甚至是從零開始的高成長上市企業,尤其是如果大量優秀的科創型小企業能夠在A股市場發展壯大成大型公司,那麽就必然會爲投資者帶來高成長的投資回報,A股市場也就不存在以往的“割韭菜”現象。從這個角度上說,股票投資的主流價值就應當是追求上市公司的成長性,而不是去尋找那些簡單依靠高分紅、股息率的白馬藍籌。

 

市場賽科創 投資看券商

 

中國證券報:目前您主要看好的個股投資機會有哪些,其中有怎樣的投資邏輯?


戴志康:我認爲這一輪A股市場的牛市,一定不會是所有股票的牛市,股指上漲的推動力,應當會主要來自于一批有代表性公司的持續走強。其中我本人看好的,主要是三大方面:科技股、券商股,以及部分能夠實現高成長的品牌消費公司。


從宏觀政策導向的角度來看,政策和股票市場激勵什麽樣的公司,這類企業往往就能夠出現比較快的成長。類似美國納斯達克,就是通過給高科技企業以極高的市盈率估值和股價泡沫,使得大量的資金都願意投向科技公司。而現階段以及未來很長一段時間,中國應當也會在資本市場平台、産業政策、稅收政策等多方面鼓勵科技企業。即使第一批在股票市場融資支持的公司不怎麽“科技”,也一樣能夠爲下一批企業帶來支持引導作用。否則資本一直偏向于傳統消費股,顯然不利于科創型企業的保護和發展,不利于中國對“科技文化”的推崇。


長期而言,就像幾十年前中國在較爲封閉的環境下成功研發出“兩彈一星”一樣,投資者就應當相信通過市場的賽馬,中國人一樣可以搞好高科技,一樣可以創立出一批類似華爲這樣具有國際龍頭競爭力的高科技企業。而從投資者的角度來說,未來最有投資價值的一批股票,一定會來源于目前大多數不爲投資者明白的科創型企業黑馬。這就類似于20年前、30年前華爲、阿裏成立初期,難以被普通投資者理解一樣。而對于證大集團而言,最近幾年我們在重點看好的大健康和現代中醫科技領域的持續投入,也希望在中醫科研領域實現較高的投資回報。


另一方面,對于中國的金融機構而言,在過去金融機構的排序中,資産規模最大的是商業銀行,其次是保險公司。而保險公司是過去十年左右逐步放松管制,才實現了快速發展。而國內證券公司的發展,在很大程度上還處于“抑制”狀態。過去二十幾年,中國資本市場在很大程度上都屬于“自我抑制”的,大量優秀的高成長公司都在海外上市了,如果好公司都在中國上市,那麽中國的資本市場也會很大,也一樣能夠培育出類似高盛的大型投行。因此,未來中國資本市場的發展長大,一定會伴隨著投資銀行的大發展,從而會給券商股帶來很大的投資機會。

 

中國證券報:業內消息顯示,您目前在金融投資事業上正有“重新出山”、發行管理股票私募産品的打算,可否介紹一下這方面的情況?

 

戴志康: 最近幾年證大集團和我本人都有持續關注一級市場和二級市場,而在2018年之前,我雖然也會參與A股的投資,但一直都沒有將股票投資作爲主要的一項工作。但2018年10月科創板市場的消息正式公布之後,尤其是2019年年初開始,才算是比較有規模的開始對A股二級市場的規劃和投資。目前證大集團已經通過多個通道發行了私募産品,主要面向高淨值個人客戶。

微信圖片_20190527110015.jpg